2022 春季拍卖会 机制币

2022年8月10日 上午9时30分 2022年8月11日 上午9时30分
北京昆仑饭店


本公司不再对禁止出境拍品标注“*”,由买受人自行向有关部门申请办理文物出境审核手续。 所有成交价均已包含15%买家佣金。

Lot 2373

丙午户部大清铜币中心“淮”二十文样币/PCGS SP64BN

估价(人民币):1,800,000-3,000,000

未开拍

简介

1906年丙午户部大清铜币中心“淮”二十文样币一枚,CCC-272/CL-TK.21,清江浦铜元局仅量产了“阴淮”与“阳淮”十文铜币,二十文面值者目前虽已知四枚存世,但因缺乏史料佐证,业内研究推测认为,应属试样或短期搭造性质;在存世的四枚“淮”二十文当中,仅两枚品相可达完全未使用一级,拍品即其中之一,另枚则由著名收藏家孙鼎捐赠入藏上海博物馆,余二枚则为流通品相,故“淮”二十文铜币存世可谓稀若星凤,被列中国近代机制铜币十大名珍;拍品系钢模初打,底版无伤,图文压印饱满清晰,细节处无一不精,颇具样币风范;同时,此样币出身名门,传承有绪,在2018年4月香港SBP钱币拍卖会上,以50.4万美元的成交价,与同场拍品四川当三十水龙红铜样币并称拜伦·怀特(R.Byron White)集藏之“绝代双骄”,珍贵之至,PCGS SP64BN,目前为该公司此品种唯一入盒纪录
评级编号:34984063
来源:美国钱币收藏家拜伦·怀特(R.Byron White)、戴维·鲍尔斯(Q.David Bowers)家族递藏
出版:1、《中华铜币研究第二篇·大清铜币》,页49,秋友晃著,日本中华铜币研究会,1975年
2、《中国机制铜元目录》,页138,图TK.21,周沁园、李平文编著,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8年
纪录:2018年4月2、5日SBP公司香港“鲍尔斯家族集藏中国铜币”专场拍卖会,目录封底拍卖品第40201号,成交价:50.4万美元,与同场封面拍卖品四川当三十水龙红铜样币并列该场成交价冠军

绝代珍品之-丙午户部大清铜币中心“淮”二十文
孙 浩
历来我国流通货币只有铸造之铜钱一种,无所谓主辅币之分,形成了所谓的“制钱”,既以个数计值又以含铜量为价值标准,故铜价上扬制钱即被私毁牟利造成钱荒。光绪二十六年(1900)粤督李鸿章为解钱荒,仿邻国外洋之辅币开铸铜元,“每百枚换一圆”背英文“ONE CENT”(一分),对银圆作价,此为铜元之始。新式铜币制作精美使用方便,受商民欢迎,官府获利甚丰,因此各省先后仿行。引进西方机器造币后传统方孔制钱也改用机制,这些新造没有秦汉以来中穿方孔的钱币,把“孔方兄”变成了历史名词。
货币史上的奇葩-中国铜元
然民众日常所需皆以“文”计价积习难改,面值随即改为“每元当制钱十文”背英文“TEN CASH”(十文)。辅币发行的原意是供小额交易之便,为生活必备之物,法定价值随主币价值而定,如今铜元对银圆没有固定比价对制钱却始终是十比一,名币成为实币就乱了套。又因各省所造之币成色重量参差,户部乃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颁布《整顿圜法章程》定铜元成色铜九五分配白铅(锌)五分或白铅四锡一,当二十文重四钱(14.8克)、当十文重二钱(7.4克)、当五文重一钱(3.7克)、当二文重四分。并规定各省局每日所造铜元以十成计算时,当十者五成、当五当二者各二成、当二十者一成。根据1913年冬财政部泉币司的调查,各厂发行总额近三百亿枚,其中当十铜元占百分之九十七八,当二十者不及百分之二,其余如当五当二等均不到千分之一。圜法虽有规范当二十铜元份额但行用范围不大,故实际制额甚低。少数仅试制而未发行,存世样币均极珍罕,其中,“户部丙午大清铜币淮二十文”为清代铜元的大名誉品。早期要一睹此广受泉界瞩目珍品的风采,只有赴上海博物馆展示间鉴赏知名藏家孙鼎所捐赠的。传闻美籍藏家拜伦·怀特(R. Byron White)另有一枚,惟数十年来仅止于口耳相传始终无能证实。据怀特自述,他是1967年对中国老钱币上的龙产生兴趣后开始收藏中国钱币。
2017年底,风云际会得以在著名美国钱币家戴维·鲍尔斯(Q. David Bowers)珍藏中国铜币送评前先行鉴赏,此丙午大清铜币阳淮二十文竟在其中。当大名誉品上手时万分感慨,仿佛穿越时空倘佯在云深不知处。有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擦身过。“过我手,即我有”,入盒后再也无此欣赏暨把玩的乐趣了。它的故事,先从清江铜元局说起。
唯一非以省或行政区命名的铜元局
清江浦本是河名,位于今江苏省淮安市城区,在明清时期海运及陆路交通发达以前是南北交通动脉大运河的重要枢纽。当时长江以北的繁华城镇,几乎都集中在运河沿线。“市井益稠,两岸居民达数万户”,太平天国战乱期间遭波及影响颇钜,清同治十一年(1872)轮船招商局在上海成立,漕运和南北客运多数改走海路,这个曾因北方运河水量不足,清廷规定自此地以北的运河只允许漕运船只通过,旅客都必须进行“南船北马”改变交通工具的清江浦,优势渐失。民国后天津至浦口(今南京北站)的津浦铁路通车后,规模急遽缩减,成为邻近地区的商品集散地。清江浦人口在乾隆四十年(1775)时曾超过50万人,此时已不足10万人。
隋代开凿大运河后朝廷就在淮安设漕运专署,历代都视此为国家经济的命脉,由于内陆水运官粮及军粮的重要性,明代开始在淮安派置漕运总督掌管全国相关事务。下辖单位包括仓储、造船,其中规模最大的造船厂即在清江浦。
光绪三十年(1904)三月,漕运总督陆元鼎以“江北清淮一带制钱缺乏,银价日减官民交困”为由,奏请在清江浦仁义洼运河北岸购地设局制造铜元。获准后所成立的是中国唯一以地方而非以省或行政区为名的造币厂。光绪三十一年(1905)正月,“清江浦铜元局”正式开工。
由于造币获利甚丰,各省竞相设局滥造,朝廷因而进行整顿,清江局奉旨裁撤,在三十二年(1906)七月底停办。据海关报告:开工第一年即由沪运来铜元坯3亿3900万枚,又运紫铜锭5059担(60.45公斤/担,合305.8吨,约可制4千万枚),该局日产量在1百万枚之谱。
据现有文献,清江铜元局规模甚大,开办时向英国伯明翰造币厂订购二号印花机6台及十文铜元币模,后又增购供54台二号印花机用的必要零配件。由于伯明翰造币厂无此批机器的记录,可能有其他厂牌机器48台。据考查铜币大臣(官衔来自《中国近代货币史资料》P. 874)陈璧在光绪三十三年(1907)五月初八奏折,该厂有机器77台。
丙午户部大清铜币中心淮二十文
中心“淮”阳刻之“大清铜币二十文”极为罕见,目前公开的仅知二枚,除上海博物馆收藏外,即传说中现已证实的这一枚。闻通货中也发现两枚,惜磕痕严重品相欠佳。
清江铜元局生产流通的只有十文。资料上清江铜元局只有二号印花机一种,此型机器仅能压造20-28毫米的硬币,也就是十文铜元的大小。若压造二十文铜元则需要制造壹圆银币的四号印花机。经检视淮字二十文样币图片,并无压力不足的弱打现象。由地缘因素来推论,应在南京的江南造币厂或苏州的苏州铜元局试造。若以清江铜元中若干版式与江南造及江苏造铜元的相似度来看,以苏局可能性高。
铜元大珍 名家递传
鲍尔斯大名鼎鼎,擅长搜罗珍稀钱币,现年84岁,幼时即收集钱币,1953年还是学生的小伙子就涉足钱币买卖。他后来创业,经手过无数名家藏品的拍卖,亦致力钻研钱币相关的学术研究,发表币钞文章数千篇、出版著作超过五十本,除多次获奖外也是哈佛大学客座讲师,曾担任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美国财政部和美国造币厂的顾问;常出现电视台的艺文资讯节目,堪称美国近半世纪最著名的钱币商及收藏家之一。
鲍尔斯收藏之丙午年造大清铜币淮二十文得自拜伦·怀特(R. Byron White),其来处尚待查考。怀特是位工程师,热衷历史及收集文物,据鲍尔斯透露,怀特兴趣广泛,“有次去拜访他时正忙于翻新一辆宾利(Bentley)”。他自各地币商、卖场及同好处搜罗中国钱币,收获颇丰。1991年怀特曾委托新加坡Spink-Taisei(斯宾克/泰星)拍卖藏品,但为金银币章及古钱,未见铜元;今获悉2006年过世前精品是让予好友鲍尔斯,近半世纪从未现身的珍稀中国铜元终于露面,了桩泉界公案。据载,1973年怀特曾赴香港、台湾及日本,拜访钱商并与同好交流;亦有与各国多位知名的藏家及学者往来,惜今多已作古难以查询。虽无法确知完整递传,但确定这枚回归的淮二十文是环游了世界一圈。
后 记
送评得PCGS SP64BN,存世品相最佳的一枚。装盒为大势所趋,优点是不易发生意外造成伤害,长期存放仍可保持原有状态,惟鉴赏难免有隔靴搔痒之憾。近年来受大环境的影响及市场暴冲,收藏风气起伏不定在所难免,钱币圈也不例外。除非由博物馆永久收藏,私人藏品世代交替是不可避免的,大师级的整批集藏出现短期内应难再有,好品零星的重返市场则可期待。

京ICP备17021058号-1
版权所有 © 2005-2022. 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甲6号华熙国际中心C座26层 邮编: 100022
电话: (86-10)5887.0808 传真: (86-10)5887.0909 Email: info@chengx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