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秋季拍卖会 中国油画及雕塑

2006-11-23 上午10点
北京昆仑饭店


根据国家文物局有关规定,有"*"的拍品恕不办理出境手续。 所有成交价均已包含15%买家佣金。

Lot 24

曾梵志  我们系列·自画像

估价(人民币):700,000-1,000,000

成交价(人民币):1,760,000

年代:2002年

签名:签名:2002 Zeng Fanzhi

材质:布面 油画

尺寸:250×170cm.

展览

“我和我们:曾梵志的绘画1992-2003”,2003年3月8日至15日,上海美术馆

简介

说明:这是曾梵志《我们》系列组画之一,表明了他告别为画坛所熟知的“面具”系列的新尝试。在后“面具”阶段,他同时放弃了表现主义色彩浓重的笔触与技巧,转而利用画笔和油性颜料的性质,让笔在近乎无意识的状态下运动,形成自由流淌的痕迹,在画面上制造出一种介于有序与无序之间的螺旋形线条组合,破坏画面的完整感,营造独特的肌理,使细节与整体构成既相互冲突又相互成全的态势——近距离审视画面,视线无法清晰地捕捉形象,退后一些,巨大的人脸扑面而来。摘掉“面具”的脸依然毫无差别,在这一点上,曾梵志延续了他对当代精神世界的批判。不过,相对于作品的精神内涵,曾梵志在《我们》中显然更重视语言问题,通过强调画面的视觉性,逐渐摆脱了“面具”的束缚,让我们看到他成功地实现转型的可能。
曾梵志(b.1964),生于湖北武汉。1991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居北京,为职业画家。曾在武汉、北京、上海、香港、新加坡等地举办个展,其中2003年上海“我·我们”展和2004年深圳“曾梵志1990-2004”,都取得广泛影响。
重要参展:1992年广州“九十年代中国美术双年展”;1993年香港“后89中国新艺术展”;1995年德国“从国家意识形态出走-中国新艺术”及西班牙“中国前卫艺术展”;1996年德国“中国”;1999年北京“中国油画五十年”;2002年广东“首届广州三年展”;2004年湖北“美术文献提名展”。
曾梵志在90年代的成功无疑是和他成熟的表现主义风格分不开的,在早期的《协和》、《肉联》等系列作品里,弥散着现代主义艺术标志性的痛苦、绝望和对死亡的黑色迷醉,画面中猩红的皮肉和肤色、硕大的骨节、神经质的瞪视的眼睛、没有表情的脸孔,都让人难以忘怀。而在此后的《面具》系列中,他对城市人际的虚伪和无聊进行了尖锐的批判。进入2003年,他在新的风景和肖像中,运用了更主观化的构图和色彩诡异的线条,显示出不断超越个人既定风格的努力。
曾梵志的笔触:走向新生的自由
拍品编号:24
2002年,曾梵志的女儿出生,一个新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不知道是否巧合还是有意,在这一年,曾梵志也迈出了自己艺术新生的步伐,他创造了一批全新风格的作品,结束了长达七年对“面具”系列的痴迷,由此成功地实现了其艺术转型。
这批名为“我们”系列的作品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是些裁切了人脸局部、集中表现五官的巨大面孔,他们都圆瞪着大大的双眼,紧紧抿着双唇,仿佛是在痛苦焦虑地自省。远远看上去清晰的面容上,从近处看,整幅画面规律性地布满了螺旋形笔触,模糊了人脸的血肉、表情和五官特征。刺激而矫饰的粉红色,是曾梵志从早期“肉”系列就开始惯用来描绘肉体的色彩。“我们”系列凸显的螺旋形笔触,以强烈的视觉性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显然曾梵志由此开始更加重视绘画语言问题。
“把情不自禁的东西保留,然后放大,把一瞬间的小感觉放大,就是不断地找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曾梵志
曾梵志在90年代的成功无疑是和他成熟的表现主义风格分不开的,随后“面具”系列的成功确立了他在中国当代艺术上的位置。从1994年至2000年间,面具人物肖像成为他的绘画作品特有的主旨。可在获得盛名和财富的同时,曾梵志也逐渐被贴上了“面具”画家的标签,他开始自省,决意摆脱“面具”的束缚。
解放自我之路往往也是重新发掘自我之路。曾梵志有作抽象实验的习惯,就像他曾经和凯伦·斯密斯谈到在创作一系列作品之后,他会画一些完全不同的东西来充分挖掘感觉的残留物,类似于开始下一步创作所必需的清理过程。
所以从2002年6月开始创作的“我们”系列作品,也并不是和曾梵志过去的艺术毫无联系的断裂。事实上,在曾梵志早期的作品,如“协和”系列作品的局部,比如表现某些人物的衣纹或者静物的褶皱,就已经看到了现在这种螺旋形的笔触,这是他情不自禁地流露,多年以前一直就存在的一种作画习惯,属于他个人自然而然的感觉。如同他自己谈到这批作品所说的那样,“我是从一个有意思的最小的局部开始,把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慢慢扩大到整个画面。转圈也是一种符号,其实是很残酷的一种破坏性感觉,把脸给分割了。”
充满速度感和激情的扭曲笔触,以螺旋形的运动布满了整个画面,制造出一种介于有序与无序、抽象与具象之间的效果。作画时,曾梵志右手上夹着两枝蘸着不同颜色的画笔,在食指、中指和拇指捏一枝油画笔,中指和无名指夹一枝油画笔,同时在画布上旋转运笔,上下挥洒。这时候画面底部人物肖像的颜色还未干,旋转的笔触也就将之前完整清晰的图像破坏掉,形成另外一张模糊的面孔。这张如同绞肉机下的面容,是人们脱下面具后的真实面孔吗?还是另外一具硅胶模型?
曾梵志的艺术有着明晰的发展线索,从早期带有表现主义风格的“协和”系列、最为人所知的“面具”系列、“我们”系列以及最近乱笔草草洒脱之极的“郊区”系列风景等,笔触更是纵横驰骋、自由率真。应该说,告别“面具”系列的曾梵志,在“我们”系列的作品里,用规律性的笔触、螺旋形的笔触,释放了自己,从而我们可以看到他最新的作品,那些完全松弛和自由的笔触,令人赞叹的书法性用笔。

京ICP备17021058号-1
版权所有 © 2005-2020. 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甲6号中环世贸中心C座26层 邮编: 100022
电话: (86-10)5887.0808 传真: (86-10)5887.0909 Email: info@chengx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