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春季拍卖会 中国书画(一)

2006-06-06 下午1点30分
北京凯宾斯基饭店


根据国家文物局有关规定,有"*"的拍品恕不办理出境手续。 所有成交价均已包含15%买家佣金。

Lot 503

李可染(1907-1989)  钟进士送妹图(附李可染信函一封)

镜心 设色纸本

1962年作

估价(人民币):650,000-850,000

成交价(人民币):1,320,000

(一)1.钟进士送妹图。一九六二年秋九月,可染戏写。
2.昔年占辉与吾同在西湖艺院学艺,同住于岳庙西侧破尼庵中,朝夕谈文论艺,迄今不觉卅余载矣。一九六二年十月十四日夜,占辉忽来京中寒斋,扣扉相见,欢慰何可言谕!兹呈赠此图留念,想老友心将有以教之也。弟染并记。
钤印:可染、可染、寄情
(二)李可染致汪占非书信一封,释文见另面。

尺寸:67.2×46.6cm. 约2.8平尺(画)
26.2×17.3cm.(2) 约0.4平尺(信每帧)

出版

《李可染研究》第84、222、292-295页,孙美兰著,江苏美术出版社,1991年
《朝华之歌》图页,汪占辉著,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1993年

简介

说明:1944年,老舍曾在《看画》一文中说:“论画人物,可染兄的作品恐怕要算国内最伟大的一位了。……可染的人物是创造,他说那是杜甫那就是杜甫,他要创造出一个醉汉,就创造出一个醉汉,与杜甫一样可以不朽!可染兄真聪明,那只是一抹,或画成几条淡墨的线,便成了人物的衣服;他会运用中国画特有的线条简劲之美,而不去多用心衣服是哪一朝哪一代的。他把精神都留着画人物的脸眼。……他们的内心与灵魂,都由他们的脸上钻出来,可怜的或可笑的活在纸上,永远活着!”
上世纪50年代以后,李可染虽将重点转向山水画,但他曾经最擅长的人物画,偶一出手,便自不凡。两幅作于1962年的《灵进士送妹图》与《灵馗送妹图》,是他的同题之作,同为人物画的经典。现收藏于李可染家属手中的《灵馗送妹图》可见于所有重要的李可染出版物,而《灵进士送妹图》由于从1964年起一直藏于李可染老友汪占辉手中,世人罕见。但二作的构图、笔墨构成,几乎如出一辙,李可染高足万青力对《灵馗送妹图》的评价,也完全适用于《灵进士送妹图》:“可染师笔下的泼墨灵馗,线描小妹,却不是画舞台上的演员,是他创造出的自家艺术形象。……可染师的灵馗、小妹,是既不同于古人,又不同于当代人昀全新诠释。这里有虚实之美、点线之美、最重要的是神态之美:灵馗虚,以泼墨写之,故意模糊,因为他是鬼;小妹实,双目含泪,沉思凝想,以线描淡彩,仪态端庄。”“画灵馗造型如此不凡,小妹仪容如此不俗,画中境界如此纯厚,恕我直言,所见灵馗嫁妹图中,千载之下,无出可染师此作之右者。”1978年,李可染之子李庚到西安,汪占辉招待之余,问李庚,可染先生对自己创作的国画,最喜欢的是哪几张?李庚说,据他所知,是《灵馗送妹图》和《谐趣园》。除此《灵进士送妹图》,一封李可染写于1980年4月8日首都医院,给汪占辉的信也与此画同列为一件拍品。李可染当时 “因心脏不好而又发烧有肺炎征兆”正在住院。此信为回复汪占辉寄来的《张眺同志》一文,在信中,李可染回忆了他的朋友张眺被捕与出狱的大致经过,谈到了张眺对自己的影响,尤其是述及曾对他画风有影响的西方艺术大师(特别是哥庚和柯勒惠支),为研究李可染艺术思想和画风成因的重要资料。
(李可染信释文)
占辉兄:
寄来的信,和纪念张眺的回忆文收到。不巧的是我接到信不久,因心脏不好而又发烧有肺炎征兆住了医院,拖到现在才给写信,很是抱歉,这信是在医院写的。
您对朋友总是这样深情,而文字细致有才华,尤其佩服您的记忆力,半个世纪过去的事,使我读了又恢复了青春,像闻到了西湖边上的新鲜空气。
文字我略略读了两遍,因在病中简略写点意见,因我是无文才的人,仅仅供您参考。
文章的中心应能对张眺兄对我辈(同学中)谆谆的教育和收到的作用,有些过细小的细节似可省略,使文字再洗练些。
关于张眺被捕是否可以写上?我所知道的情况是:那天我在浙江图书馆看书回来见房门大开,书物零乱,知张眺被捕,事后我去找风眠校长,极力陈述张眺为人和在学术上的抱负……请学院挽救,接着我和黄瀛同学几次到陆军监狱给张眺送日用品衣物和食品,不久张眺同学被释放,后来听说是林校长借克罗多名义保释的。
25页到27页张眺说我的画问题不在画中……这样的话我已无记忆,我看似可以不要,我在到杭以前是一个极无知的人,是在张眺同学的教育影响下,使我初步认识社会和文艺上的正确道路,这对我一生都起了很大作用,是我终生不能忘记的。那样一说反而起相反的作用,我觉这一段及27页“问题在于是否参加革命”字样可以不要,其中有关家庭“大先生”(其实我行二)和爱情都请你适当的省略,不知您的意见如何?
关于我和张眺的画受到哥庚的影响,这是有的,尤其色彩方面,这一段我想再加些补充:当时杭校画风基本是后期印象派。我们对此曾谈论过。印象派光色和情调有可取处,但若反映新社会是不足的(当时的设想),因而想到文艺复兴,米开朗基罗,达文西,波蒂彻利,取其严肃富表现力,波画色调单纯,线条清晰,近中国画。其外米勒,反映农民生活,作风朴厚,多米埃对黑暗社会的讽刺,伦勃兰表现力强,用笔豪放。对我来说影响最大的是离杭不久,鲁迅先生出版珂勒惠支画集,我认为她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绘画的先驱者,佩服之极。我离杭州后回到家乡和在政治部第三厅画了大量抗战宣传画,大部受珂影响,……但在西湖,张眺和我是喜欢哥庚的。写了上边一点,你可略加补充。
张眺兄品质高尚,文艺修养极高,他若活到现在,无疑将是我国文艺界一个好的领导。
你我多年不见很是想念,西安有人来总要问到你的情况,记得我在善福庵小楼同你相遇时你才十七八岁,能诗,有文才,对文艺深有抱负,对人极为诚恳,这些给我印象极深……希望将来有机与你聚叙……匆此。

身体健康,诸事顺遂!
问夫人好!
可染
80年4月8日于首都医院

京ICP备17021058号-1
版权所有 © 2005-2020. 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甲6号中环世贸中心C座26层 邮编: 100022
电话: (86-10)5887.0808 传真: (86-10)5887.0909 Email: info@chengx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