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春季拍卖会 现当代艺术

5月17日 上午10时30分
北京昆仑饭店


根据国家文物局有关规定,有"*"的拍品恕不办理出境手续。 所有成交价均已包含15%买家佣金。

Lot 813

季大纯(b.1968)  星期天的老头

估价(人民币):250,000-320,000

成交价(人民币):402,500

年代:2002年

签名:签名:大纯 壬午

材质:布面 综合材料

尺寸:150×110cm.

出版

《季大纯》,东八时区,北京,2004年9月,第53页及第169页

简介

说明:幽默童趣的造物主
(拍品编号 813-814) 季大纯和他的超现实世界
“星期天的早晨雾茫茫,拾破烂的老头儿排成行……”这样一首接地气的顺口溜,没有深刻内涵,不讲大道理,似乎与观念至上的当代艺术是两条平行线。然而,季大纯却在其中看到了旁人并不在意的画面感与趣味,成为这幅《星期天的老头》(拍品编号813)的创作母题。
季大纯在与艺评家栗宪庭的对话中谈到,他对英雄主义式的、有意识形态的事件不敏感,也不感兴趣,反而是那些重大事件中的细枝末节、精灵古怪的事物和逸闻,更能引起他的关注。因此在他的作品中,会出现长着希特勒脑袋的裸体人物、被剥了皮的米老鼠、一卷长长的没有任何欲望与诉求的卫生纸、布满圆点图案的孤独蘑菇……所有这些稀奇怪异的“无聊”之物,在季大纯作品中都可以单独成为主角,在画布中心统治着巨大的空白空间,透着一种难得的“古灵精怪”。这些怪诞图像辨识度极高,每一个都带有幽默童稚之趣,脱离了人们容易接受的经验,仿佛出现在神秘的、离奇的、超现实的、依稀令人不安的梦境中。
季大纯非常喜欢胡安·米罗(Joan Miró)的作品。这位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有着超越常人的想象思维,作品中充满童趣的形式变幻,给年轻时期的季大纯无限启发。批评家朱其说,“季大纯的内心精神是‘混合式’的,既有中国传统不被教化的乖戾孩童气息,又有现代都市那种单纯的‘坏小孩’脾性。”这种精神内核在《星期天的老头》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画面中九位老人与季大纯笔下人物的惯有形式相同,动作幅度很小,却在表情、道具等细节处各有妙趣。季大纯为每个人都设计了道具,或撑伞、或执扇、或读书,一副大有来头的模样,惹出了观者对他们身份的极大好奇心,但倘若按图索骥,仔细考据,也许亦是无解,正中了季大纯的“诡计”。
读季大纯的画,如饮一杯极浓缩的咖啡,体量虽小,能量却巨大。 另幅创作于2005年的《多利》(拍品编号814)亦是一幅能量巨大的作品。多利羊诞生于1996年7月5日,它所 代表 的“克隆”科技成为生物史上的里程碑,甚至一度被看做可以改变人类进程的新武器。2005年,“多利羊之父”的争论引得舆论一片哗然,季大纯也再次关注到了这个与众不同的“生命体”。季大纯笔下的多利羊双眼无神,口含一只人体残臂,鲜血淋漓,像是一个失去了意识操控的生物,没了心性。面对可能无限繁殖的生命,艺术家用自己的方式提出控诉与反问,他创作出的形象看似是日常经验的反映,但其实与日常经验渐行渐远,营造出一个独特的超现实世界。
季大纯的画作看似简单,却百看不厌;看似童真稚趣,却是一个个黑色幽默。如果把他的作品看成一瓶上品香水,前调让人发笑,中调令人反思,尾调则会戳人痛点,因此,观看季大纯的画,更多的是思考,而不是皮象。

京ICP备17021058号-1
版权所有 © 2005-2020. 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甲6号中环世贸中心C座26层 邮编: 100022
电话: (86-10)5887.0808 传真: (86-10)5887.0909 Email: info@chengx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