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春季拍卖会 现当代艺术

5月17日 上午10时30分
北京昆仑饭店


根据国家文物局有关规定,有"*"的拍品恕不办理出境手续。 所有成交价均已包含15%买家佣金。

Lot 859

林风眠(1900-1991)  河畔

估价(人民币):2,000,000-2,600,000

成交价(人民币):3,450,000

签名:签名:佳景先生正画 林风眠
钤印:林风瞑印

材质:纸本 彩墨

尺寸:66×66.5cm.

出版

《艺术家》,总第25期,艺术家杂志社,台北,1977年6月,第85页

简介

说明:红树·绿柳·乌渔舟
(拍品编号 857-859) 林风眠风景画的用色之道
中国的山水画,只限于风雨雪雾和春夏秋冬,自然界显而易见的描写。描写的背景,最主要的是雨和云雾,而对于色彩复杂,变化万千的阳光描写是没有的。原因是绘画色彩原料所致。因为水墨的色彩最宜表现雨和云雾的现象的缘故。 — 林风眠
英国著名艺术史家、牛津大学教授苏立文(Michael Sullivan)推许林风眠为“中国现代艺术的启蒙者”。确乎如此,当中国现代美术处于转型及奠基之时,林风眠不仅在美术教育领域做出筚路蓝缕的开创性工作,更在理论探索与创作实践中,对一系列元问题做出了具有示范意义的尝试,其中变革水墨传统思考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早在1929年,林风眠就写下了《中国绘画新论》一文,谈到水墨在山水画中的优势与局限。他认为水墨依靠浓淡干湿的变化可以具有很强的表现力,但对于光影的传达却比较苍白,如果能引入丰富的色彩,将会为画面带来更大的可塑性和更多的可能性。
林风眠的绘画实践,正是在这样的理论下展开的。而最能代表他调和中西、翻出新境成就的则是风景题材的创作。通过作品可以看到,林风眠吸收了西方的观察方式与透视表现,描绘经过提炼的实景,着意刻画自然光影的细腻变化,使用丰富鲜明的色彩,在布局上采用一种特别的正方纸型,不忌满密和装饰感,在笔法上学习民间工匠的露锋行笔和大片平涂渲染,既混合了西方印象主义、表现主义的因子,又不失民间艺术的生趣,而更为重要的是,传统水墨的含蓄与韵味依然被保留下来。它们水乳交融地汇聚成林风眠个人独有的风貌,表达着画家自身的情绪与感动。
1950年代,为顺应时代的要求,艺术家之间开始流行深入生活、下乡写生,林风眠也在这一阶段将目光从戏剧人物转向更广阔的大自然。安徽黄山、苏州东山、浙江舟山、新安江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同一时期,他的私人生活也遭逢变故。1951年他离开苦心经营多年的杭州艺专,回到上海,几年之后,妻女远赴巴西,令他的心境发生很大变化。他在创作中对西方绘画形式元素的利用愈发大胆,用色更加浓艳,刻意追求光的表现,1960年代的秋日风景系列,可以说是他个人风格的成熟展现。
《秋景》(拍品编号857)与他的名作《秋艳》在构图、设色上如出一辙,可惜他作画不署年代,难以确定二者孰先孰后,但可以确认是,它们均是秋日风景系列中的精品。画面采用他这一阶段作品中常用的构图,中景为八棵参天巨树,错落掩映,形态相近又有所变化。树叶浓烈的色彩斑斓无比,深红、翠绿、金黄、中黄、明黄,像火焰一样跳动,形成明快的节奏。黝黑的树干蜿蜒直上,与远处青黑色层叠的远山相呼应,让画面整体色彩又沉静了下来。而近景明澈优美的倒影,在树荫下呈现出有一定明度灰调子的民居白墙,烟岚浮动的远山,都为画面增添了耐人寻味的细节,也显示出画家表现光影的卓越技巧。远景阴翳的天光同样控制得极为微妙,那是否画家心绪的某种写照呢 ?
《绿柳》(拍品编号858)创作时间比《秋景》要稍早一些。二者立意差距不大,这也反映了林风眠的创作习惯,他往往对某一母题、某一构图进行反复开掘,穷尽其可能性。《绿柳》的重心同样放在中景的几株柳树上,新绿的色调令人心怡。画家用了近似水彩的表现手法,将随风轻轻摆动的柳条当做一个整体来描绘,形成了如轻纱、薄雾、蝉翼般的效果,树的枝干若隐若现,极富诗意。柳叶与树干、清淡的远天白云与近景斑驳的倒影、堤岸等,构成虚与实、轻与重的视觉对比,使画面颇耐咀嚼。相对《秋景》而言,此画的色彩运用更为谨慎,所表达的情绪似乎也更明快与单纯一些。
尽管《绿柳》中并没有明确的地理特征,但从1960年代初的作品序列判断,《绿柳》描绘的应是林风眠记忆里的西湖风光。1963年,他曾对傅雷说:“我在杭州西湖边生活了十年,然而在那些年里,竟一次也没有画过西湖,但在离开西湖之后,西湖的各种面貌却自然而然地突然出现在我的笔下。”垂柳正是这时期西湖作品的主角。在宁静的画面中,阒无人影,柳条依依,似牵绊着画家的心绪,透露出淡淡的留恋与感伤。
秋鹜与渔船是林风眠在1950年代就开始反复表现的主题,一样也来自于对杭州的回忆。1962年,他于《文汇报》上发表文章,谈到在杭州时看见山鸟低低飞过芦苇,从此深印脑海,回到上海后,一句杜甫的诗“渚清沙白鸟飞回”便把这番景象召唤了出来。《泊》、《秋鹜》、《独立》都是五六十年代这一题材中的代表作品。在林风眠看来,飞鸟、沙洲、渔船等也是传统水墨的重要意象,因此在创作中的交集会更多,展开对话的可能也更大。《河畔》(拍品编号859)正可看做一个鲜明的例证。林风眠借鉴了典型的平远构图,近处水面上芦苇丛生,逸笔草草;中景渔船的两根桅杆打破了沙洲、远山的横向扩张趋势,平衡了画面,率意的线条增添了变化;十只鸬鹚分列沙洲、渔船两侧,形态概略,如音符般排列,但却姿态各异,生动传神。值得注意的是,林风眠虽然运用笔墨,却刻意回避传统书法式的线条表现,不忌讳重复,而追求一种节奏感和装饰感。在他的作品中,墨也是色彩中的重要元素,与蓝、褐等色共同传达傍晚天光渐暗时的萧索清冷。
这件作品曾为新加坡著名收藏家陈文华的藏品 , 刊登于1977年第6期的《艺术家》 杂志 。画中上款“佳景先生”指的是陈佳景,他与陈文华在 20 世纪中后期并称新加坡收藏界的“二陈” , 声誉卓著。
总体而言,林风眠的风景创作不是来自对景写生,这一点从秋景系列、西湖系列、鹜鸟渔船系列已可看出,他比较重视在创作过程中融合中西,开创个人的图示,并表达当时的心境。在1950年代离开杭州之后,林风眠画中的用色方式日趋完善,他独到的彩墨画风格也已经完成。

京ICP备17021058号-1
版权所有 © 2005-2019. 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甲6号中环世贸中心C座26层 邮编: 100022
电话: (86-10)5887.0808 传真: (86-10)5887.0909 Email: info@chengxuan.com